最新资讯 News

“破格”还是出格? 扬州政法委书记女儿“火箭升迁”追问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8-2-28 16:20:11    浏览量:0
“破格”还是出格? 扬州政法委书记女儿“火箭升迁”追问   综合新华社、央视

    近日微博爆料江苏扬州市委政法委书记女儿袁慧中“火箭升迁”,质疑其“毕业三年升副处”。为何旨在让选人用人在阳光下进行的公开选拔,结果仍会招来质疑?到底是“破格”还是“出格”?相关回避制度怎样执行才能将公平落到实处?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扬州市委组织部22日接受记者专访表示,袁慧中此次任职是公开、公平、公正的。

疑问1·官员子女报名公选,正当权利还是不正当竞争?

“不能因是干部子女,就剥夺她的资格”

    5月17日,微博曝出:“袁慧中,1983年10月出生,2009年8月参加工作,2012年11月升副处,其父为扬州市委常委,曾任宣传部长,现为政法委书记。”网上曝出该消息的媒体人日前再发微博称:“三年里,袁慧中还完成了结婚、怀孕、生育和抚养孩子的大事。”并称“和她同批提拔的年轻干部中,好几位都是干部子女。”

    该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公众热议。多数网民表示质疑,但也不乏一些“挺袁”声音。

    网友“韩宝儒律师”:这全是靠关系,坐火箭上去的。

    网友“Hbcpa”:袁慧中是南大的博士生毕业,按国家规定,博士毕业满一年就正科待遇,三年副处也正常,再说她是竞争考试上去的。

    记者调查获悉,2012年9月,中共扬州市委面向全市公开选拔19个职位20名副处级领导干部。10月,市委常委会研究确定了20名副处级领导干部拟任人选,其中,袁慧中被确定为团市委副书记职位拟任人选。

    不同于此前多起火箭升迁采取委任制选拔,扬州团市委副书记走的是一条公开选拔的道路。

    扬州市委组织部市级机关干部处副处长郎克光表示,组织部从袁慧中报名开始,就意识到了袁父职务身份的问题。但经过研究认为,袁慧中的条件符合公选报名资格,不能仅仅因为是干部子女,从一开始就剥夺她的资格。“她有参与这样公开选拔的权利,应该允许她同等竞争。”

    扬州市委组织部介绍,在发现袁慧中报名后,就立刻向市委作了汇报,并启动了回避制度。从报名到常委会票决,袁慧中父亲全程回避。不仅如此,这次公开选拔,从笔试和面试均由独立专业机构命题,并和其他职位的考试同步举行。

疑问2·快速升迁,合规任职还是“照顾”有加?

“博士学位任职起点较高,实际晋升次数仅2次”

    针对质疑较多的履历表过于模糊的问题,扬州市委组织部向记者提供了袁慧中的职务变动时间表,其履历显示,袁慧中完成这2次升迁的时间,即使以最宽泛的算法,从毕业到正科级用了12个月,从正科到副处用了26个月。

    2012年扬州市公开选拔副处级领导干部《简章》规定:报考团市委副书记职位的,“年龄为30周岁及以下”“任职资格要求,担任正科级职务或市属企业中层正职满1年或担任副科级职务或市属企业中层副职满3年”。

    组织部门表示,对照该《简章》要求,袁慧中具备了报名资格。

    “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担任正科级职务或市属企业中层正职由3年变成满1年,扬州市的公选副处级干部《简章》显然属于破格规定。”一位长期从事干部公选工作的组工干部说,越是破格越要谨慎,越要充分考察。不能让少数地方或单位以所谓的结构性需求而随意“破格”。

    针对网民质疑袁慧中升迁速度过快是受到“照顾”,组织部门表示,由于袁慧中是博士学位,根据有关规定,任职起点比较高。而从2009年8月参加工作,到她参加团市委副书记公开选拔之前,尽管职务变动较多,但实际职级晋升的次数仅为2次。

疑问3·任职回避,刚性约束还是走过场?

“显规则”不够明确,给“潜规则”留了空间

    有网友认为,从袁慧中本人的素质与能力来讲,她的确具备了参与公开选拔的资格,有网友说,如果不是袁父的身份问题,这个任职不会引起太大关注和争议。

    袁慧中从选调生到参加公开选拔,两次都涉及到了“回避”。《江苏省选调生工作暂行办法》第十五条“选调生的直系亲属是县以上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和法院、检察院、组织、纪检、人事部门正副职领导干部的,在工作安排上实行地区回避;选调生一般不安排在本人家庭所在的乡镇工作锻炼。”

    在《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第五十三条规定“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以及近姻亲关系。有上列亲属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务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也不得在其中一方担任领导职务的机关从事组织、纪检、审计、财务工作”。

    有关专家认为,回避制度相对笼统和原则化,如“选调生工作办法”中提及的“地区回避”,“地区”范围如何界定;“干部选拔任用条例”中的“任职回避”,“同一机关”如何认定?正是由于“显规则”不够明确,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便有了“潜规则”的空间,也就难免引发公众猜想和质疑。

    如何既规避腐败,又彰显公平,相关制度设计上亟待进一步科学和细化。

[“火箭升迁”案例]

    常骏生 22岁,安徽望江县团县委原副书记。毕业半年连升两级,父亲是望江县编办主任。5月17日,望江县通报,已对常骏生停职,同时对包括其父在内的十名干部作出免职处理。

    韩寒 25岁,山东金乡县鸡黍镇原镇长。她的父亲是山东济宁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4月15日,韩寒被网民举报,称其“火箭”般升迁速度得益于父亲的支持。虽然金乡县政府声称其提拔并未违规,4月22日却传出韩寒和其父亲双双辞职的消息。

    徐韬 27岁,湘潭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毕业五年换七岗,其父亲曾任湘潭市某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母亲曾任湘潭市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经调查,徐韬被免去副县长职务,按副科级职务来安排工作。

    江中咏 广东揭阳县原副县长。六年连续三次晋升,其父亲是揭阳县原副县长。经调查,江中咏被撤职,并将按办事员安排工作。

[专家声音]

不反对“破格”提拔,但要交待清楚家庭背景

    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林喆在接受央视 《新闻1+1》采访时表示,中组部对“回避”早有规定,但这些年来,在回避制度方面执行得并不得力,像父母与子女、兄弟姐妹或夫妻在同一个单位并构成上下级关系,在国家各个大机关比比皆是。

    林喆认为,选任干部在公示时必须写清楚,特别是干部子弟必须写出他的家庭背景,到底什么背景,是谁推荐的,谁提拔的。对于“火箭式”提拔、“破格”提拔尤其应该写清楚提拔的理由和他以往的政绩。要说明为什么把这么年轻的人放到这个岗位上,而不是其他人,并且与他同时竞争的几位人选都应该公示出来,让大家看一看到底应该提拔谁。

    “我曾经计算过,一个20岁的年轻人,从科员开始干起,一步一步,最后走到部级,至少要过八关。假定上一个台阶需三到五年,那么等他当上部级领导已是六十岁了。这样的机制不利于干部年轻化。”林喆认为,“但我们还是主张干部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 ”

    另外,选任干部并不能只看年轻。有些地方为了降低整个领导班子的平均年龄,会把一个非常年轻的干部连升几级,实际上是为某些人安排自己的子女提供了方便。